原叶英

【喻黄】《关于之后的我们》

三月不识:

*  @衡景 的喻黄退役之后的故事。


* 突然鸡血爆手速,大概是被天天附体。


* 其实我还要熬夜做个PPT,哭。


 


01.


休息室内,宽屏液晶电视正在直播一场新闻发布会,面对记者们的长枪短炮,镜头前的人始终平静淡然,不疾不徐地回答着每一个或温和或尖锐的问题。有人奋力挤到前排,用破了音的嗓子嘶吼:“喻队,请问荣耀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喻文州缓慢地眨了下眼睛,闪光灯下,依旧笑得温和。他垂眸思考片刻,再抬头时,眼底仿佛落了无数繁星,声音缠绕着挥之不去的怀念。


“是我迄今为止,全部的青春。”


窝在沙发里的人无意识地笑了,手机扔在一边,“嗡”的一声,屏幕亮起。


“结束了。”


一条消息跳出来。


单手解锁,飞快输入回复,在门把手拧动的同时,同样的震动出现在房间门口。


喻文州低头看看,笑了:“我回来了。”


 


——等你回来。


——我回来了。


 


02.


手机闹铃在发出声音前被关掉,喻文州有些艰难地把胳膊从黄少天脖子下面抽出,捏了捏发麻的肌肉,附身在他额角落下一个轻吻。


睡得迷迷糊糊的人从被子里伸出手,胡乱在半空一抓,闭着眼睛说:“今天有雾,开车小心。”


喻文州轻声回了句“知道”,轻手轻脚穿衣洗漱,简单吃过早饭。临出门前,特意绕回卧室看了一眼。黄少天睡姿大变,整个人横在床上,胳膊紧紧抱着喻文州的枕头,半张脸埋了进去。


含笑看了半分钟,实在没忍住,回到床边隔着被子抱了抱。


这一下好像把人闹醒了。


黄少天揉着左边眼睛,有点茫然地看他,嗓音哑哑的:“还没走?”


“马上。”喻文州把他把头发拨开,“待会记得吃早饭。”


黄少天应了一声,等人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从床上一跃而起。


“开我的车去,你的快没油了,正好我上午出门,顺便加油。”


他趿拉着拖鞋,一路把人送到大门口,倚着门口打哈欠。喻文州不忍心,哄他再去睡个回笼觉。黄少天乐了,指着自己脖子上的新鲜吻痕,道:“有本事下次别折腾我到大半夜。”


喻文州虚心受教:“好,今晚早点开始。”


黄少天捂着屁股倒退一大步,狠狠瞪他:“睡你的沙发去!”


然而,等电梯的时间里,还是没忍住勾着人热吻一番。两个人都气喘吁吁,黄少天更是得意:“这个牙膏味道最好,晚上回来一起去超市囤点货。”


喻文州想了想日程安排,面露歉意:“我晚上有应酬。”


“成吧。”黄少天倒是无所谓,“我自己去就行。你少喝点,有人灌你就让小吴挡着,回来记得找代驾。”


晚上八点,喻文州笑着拒绝了“再喝一点”的招呼,倒扣的手机震动一下,翻过来,是条微信。


“超市牙膏搞促销,我买了五支装的,够用一年的了。卫生纸也买了点,哦,还有玻璃水。牙刷头该换新的了,你记得从网上买,超市的价格不合适。拿了些排骨和莲藕,回去你煲汤给我喝呗。还有苹果,想吃你做的苹果罐头了。”


喻文州低头回复:“做罐头需要冰糖,家里用完了,你买一包。”


“什么牌子的?”


“随便,都可以。”


“搞定~”


下面是一张冰糖的照片,作为背景的购物车被塞得满满当当。


 


03.


周末,起床的顺序变了。


黄少天换了身不那么随便的衣服,收拾齐整走去书房,打开直播间,对着摄像头露出八颗大白牙:“上午好啊朋友们。”


直播间人数疯长,弹幕刷得飞起,他随便挑了两条念完,麻利点开游戏平台,把昨晚刚刚下载、号称逼疯千万主播的游戏打开。


等待界面加载的时候,给自己倒了杯冰可乐,边喝边看弹幕。


“你问黄夫人睡醒没有?没呢,连加五天班,昨晚累得差点没厥过去,得让他多补补觉。……嗯?问黄夫人是谁?哈,一看就是新来的,让我的老粉丝们给你科普。哦,游戏打开了,王杰希跟我说这游戏小菜一碟,呵呵,信了他的鬼话,肯定是被虐惨了跑来拖我下水。想得美,以我黄少天的水平,给你们现场血虐他,so easy。”


作为退役选手转行的游戏主播,黄少天玩得得心应手,不光是荣耀,大小手游、页游,单机联机,甚至一些女孩子偏爱的乙女向游戏,他都会试一试,俨然成了直播网站的一大招牌。


用他的话说,当年打比赛满脑子都是荣耀,现在退役在家,就应该广开后宫,雨露均沾,不要浪费游戏开发者的一番心血。


可乐喝了没几口,他沉浸在游戏之中,连杯子被人换了都不知道。直到到达新的存档点,打算喝两口解渴时,才发现可乐被换成了柠檬水。


“我可乐呢?”


弹幕已经疯了,全是“黄夫人早就拿走了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向后挪了挪椅子,避开麦克风,稍稍提了点声音:“你不睡了?”


喻文州温了杯牛奶过来,神情看着还是有些萎靡:“头疼,睡不着。”


“让老冯给你开加班费,什么嘛,上头检查有什么了不起,还要人加班连轴转。”


喻文州不置可否,一口气喝光牛奶,捏着黄少天的下巴躲开摄像头范围,交换了一个柠檬牛奶味道的吻。


良久,唇分。


“你继续直播,我去做饭。”


黄少天点头:“衣服在洗衣机里,等会别忘了拿去烘干机。”


喻文州摆摆手,关门离开。


回到电脑前,弹幕再一次开启猜测黄夫人身份的游戏。黄少天但笑不语,打着马虎眼:“才不告诉你们是谁,万一你们移情别恋了怎么办。”


粉丝们配合着哈哈笑,这个话题也就翻篇了。


 


04.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的事,除了双方父母,就只有几个关系极好的朋友知道。前者倒是想公开,后者坚决不让,甚至为这事吵过一架。


倒不是觉得同性恋有什么不可见人的。黄少天是自由职业,自然不怕别人念叨,可喻文州还在联盟,总要和体制内的人接触。社会再进步,领导们的观念始终保守,黄少天不想因为两人的事耽误喻文州的前程,就这么压着死活不松口。


其实,经常和他们接触的人心里基本都有底,大家都是善意的,他们不说,也没人问。


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再后来,黄少天被荣耀公司特聘,从一个玩游戏的人,成为了游戏制作者的一员。喻文州调任体育总局电竞中心,负责的游戏赛事不再是单一的荣耀。两人工作更忙了些,却好像比之前更亲密。一同起床,一个含着牙刷视线飘忽,一个抬着下巴刮胡子。换衣服时不是你拿了我的衬衫,就是我打了你的领带,反正身形相仿,也没什么顾忌。出门前交换一个轻吻,共同乘电梯到底地下车库,一黑一白两辆车先后驶出,在小区外的十字路口鸣笛分别。


朝九晚五,踏着落日归家。谁回来的早谁做饭,餐桌上说说工作的趣事或者烦心事。电视里放着体育新闻,偶尔还能听到蓝雨这个名字,两个人便同时转头去看。熟悉的赛场站着不太熟悉的人,唯独大大的“荣耀”字样一直不变,继续贯穿接下来的人生。


饭后洗碗不需要划拳,一切交给科技的洗碗机。两个人就能出去遛个弯,或者窝在沙发上看电影。黄少天的话还是很多,喻文州一如既往地听着,有时也会走神,被发现了就讨好地亲亲他。


他们没有孩子,先后养过一只猫和一只狗。有猫的时候喻文州吃醋,因为黄少天是个彻头彻尾的猫奴,恨不得把脸埋进蓬松柔软的猫毛中不出来,整天喊着“心肝”“宝贝”,睡觉都要搂着。直到某次意乱情迷时不小心压到猫尾巴,被炸毛的心肝宝贝挠了一爪子,这才不让它上床了。后来又有了一只狗,王杰希送的。遛狗的任务交给喻文州,每天吃完饭,喻文州牵着狗绳出门,黄少天在家逗猫,逗着逗着开始莫名其妙的吃醋,终于明白了喻文州看心肝宝贝的眼神。再之后,遛狗的人成了两个,有时还会背上猫包,做一对猫狗双全的人生赢家。


 


05.


长出第一根白头发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认真讨论过今后的养老问题,两人选中一家口碑较好,环境不错的养老院,投资也开始偏向养老方向,枸杞保温杯一个不少。黄少天还办了一张理疗卡,隔三差五让人折腾一下不时发作的肩膀颈椎。


喻文州牵头办了一次荣耀忘年会,曾经的职业选手和如今正当年的小子们重聚一堂,欢声笑语不断,就是最后合影的时候比较麻烦,有人提议按照出道时间,有人偏向战队所属,还有某位唯恐天下不乱的叶姓人士说就比着拿冠军的数量来,气得另一位张姓人士直跳脚,恨不得把人扔出去。


来来回回合影好几次,把所有人的愿望都给满足。最后一次快门按下,有人眼眶发红,夹烟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颤抖,看向身边特意隔出的空位。


有人因为工作原因无法前来,有人移民国外出行不便,还有的人,只能由好友捎来一张黑白照片,在一群满脸皱纹的人中,依旧笑成年轻模样。


送走所有的人,喻文州站在酒店门口,罕见地点了一支烟。


黄少天帮他拿着围巾,嘴巴张了几次,终究一言不发。


冬日阳光温暖柔和,他握住他的手,轻声说:“我们回蓝雨看看吧。”


 


06.


蓝雨建了新基地。更大,更气派,更先进。


老基地马上面临拆迁,围墙上刷了大大的“拆”字,底下杂草丛生。


两人漫无目的地走走转转,看看曾经的训练室,青训营的日子在眼前呼啦闪过,会议室里还有众人凑在一起复盘的影子,宿舍走廊的地砖坑坑洼洼,一面有裂纹的镜子又唤起两人共同回忆。


花园正中的木棉树被移走了,据说是蓝雨的吉祥物,几次夺冠都是木棉花开得最繁盛的年份。黄少天吹掉窗台的浮土,趴在窗口向外看,视线被一座又一座高楼大厦阻挡。


“当年比这开阔多了。”他说,“我当时想,能在这种好地方住一辈子,也不错。”


属于当年的记忆无比清晰,如酸甜可口的蜜桃,一口咬下去,汁水流了满手。他们凭栏眺望,看到的,仍是那段无可取代的青春。


 


07.


离开时,黄少天扣了块小砖头揣进口袋,自嘲道:“果然是老了,走到哪里都想留点纪念。喂,喻文州,不准你在心里笑话我。”


喻文州牵着他的手,偏头咳嗽一声,依然温软地笑:“没有笑你。”


他们站在路边拦车,周遭皆是行色匆匆,没有人肯为一座破落基地留步。


喻文州感慨说,属于我们的时代已经彻底结束了。


黄少天挑了挑眉,眉眼间依稀是挥之不去的少年感。


“我还没入土呢,你说什么结束,一点儿都不吉利。”


喻文州赶紧告饶:“我错了。”


那人“哼”了一声,表示原谅。


他们上车离开,此后再不回顾。


新蓝雨的巨大招牌在道路尽头闪闪发光。


不过是从一个旧时代,跨入新时代。


 


—完—



评论

热度(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