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叶英

万圣节小甜饼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你们……清一色的要还真是……


啧啧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其他圈派来的卧底我也不是过来捣乱的我的本命真的是修因啊你们要相信我!QAQ


对不起我没带止鼬和卡带玩……


————————————————


一、你们那么好为什么还不结婚!天启卡都发了那么多为什么不结婚!


面对对方那堪称撕心裂肺的呐喊,原本还在调侃宇智波斑终于要有桃花运的千手柱间瞬间就陷入了懵逼状态。


宇智波斑嘴角隐隐的笑意也变成了抽搐。


那双被寓意了血色传说的红眸支溜溜的转着,黑色的纹路因为过快的速度已经隐秘消失,只能让人感到一股令人眼花缭乱的晕眩感。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和柱间在一起?”说宇智波斑不懵那肯定是假的,换谁被突然咆哮了一脸让他和他挚友结婚都得懵逼。


若不是这是他和柱间精心建设的村子,而对方又只是个普通人,他绝对要把这排遣他和柱间关系的人一团扇直接糊死。


“因为……因为……”女孩支支吾吾的,扭扭捏捏的仿佛有点不太好意思的样子,低着头从发间露出一双通红的耳廓,用余光仔细的描绘着宇智波斑那过于艳丽的容貌,确信了宇智波斑绝对不会一巴掌送她去免费移民黄泉之后,顶着四周那看好戏并且夹杂着敬佩的眼神,她想着自己肩上那饱含了所有人泪水的重担,一咬牙干脆豁出去了,直接顶着宇智波斑越来越危险的眼神开口道。


“你们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告诉你们!”


“你……”宇智波斑哪里被这么挑衅过?瞬间就被气的不要不要的了,多亏了千手柱间眼疾手快将人揽进怀里,才成功阻止了一场血案。


“好了斑,别生气别生气……”千手柱间一边轻轻拍打着宇智波斑的背给自己的天♂启顺气,一边眉眼弯弯的安抚那可以说是“胆大包天”的她开口道,“没事啦,斑不会伤害你的,你尽管说吧。”


众人:……


莫名的眼睛疼。


在这样的闪光弹下,她不适的捂住了自己快要瞎掉了的眼睛,边流着泪边开口说:“如果真的这么坚定的话有本事你们自己幻想一下,如果你身边最信任的这个人他爱上了其他人,你要看着对方对着别人笑的一脸灿烂,会每天温柔的和别人相拥入眠,会哪怕在百忙之中也会抽出时间去陪别人……”


“更重要的是,他会和别人上床,生下孩子,然后将所有的柔软交给自己的家庭……”


伴随着她渐渐的开口,宇智波斑的眉头也锁的越来越紧,脸色也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的难看。


“闭嘴!”但出乎意料的,最先爆发的,不是所有人印象内脾气格外差劲的宇智波斑,而是那死死抱着宇智波斑的,一向都是以老好人形象示人的千手柱间。


“……柱间,你在气什么?”宇智波斑窝在千手柱间的怀里,不适应的感受着紧贴自己的那股暴躁的查克拉。


他从来没感知到过千手柱间的查克拉这么的暴动,翻滚的仿佛是即将崩溃的宇智波的查克拉一般。


宇智波斑的内心突然跳出了一个在他看来完全不可能的答案,宇智波斑不想去相信那种可能,但他的内心在不断的叫嚣着,就是那个答案!


就是那个答案!他就只想要那个答案!


“那个……”千手柱间那突如其来的滔天怒火瞬间就被宇智波斑的声音给彻底压了下去,回过神之后就是背后一凉。


彻骨的寒冷。


“柱间,不准对我说谎。”


“我……”千手柱间怎么说的出口,在他想到他的天♂启有一天要和别人结婚,会让另一个人分享甚至夺走原本只属于自己的关怀与笑容时,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杀戮。


他想杀死宇智波斑的妻子。


这种可怕而且糟糕的念头,他要怎么说的出口?


她看着越来越神色不明的两人,无视了四周那堪称见了鬼了的众人,决定偷偷摸摸的溜走。


她:事成(ꈍᴗꈍ)


种子已经播下,发不发芽就不是她能决定的了。


二、你们两个别给我发朋友卡了,赶紧滚民政局结婚,九块钱我出份子钱我随婚礼场地婚纱什么的我都包办了,你们只需要负责结婚!


不得不说,这波非常的刺激。


瞬间四代目就被吓得变成了一地的尘埃,随风飘散。


现场鸦雀无声,只剩下一地的风声。


就连格外嚣张的宇智波带土和宇智波斑也停下来专心看自己后辈的好戏。


“那个……”好不容易重组好自己的四代目粑粑飘悠悠的飘了回来,一脸的复杂。


“本……本来就是!而且他们两个不是有婚约……吗?”


她的话成功让四代目脸都裂了。


玖辛奈生前因为好玩和美琴开玩笑的定下了婚约,谁知道会成真啊!


“原来我和和和和佐助有有有……”漩涡鸣人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指着宇智波佐助一脸的崩溃,“爸爸你怎么可以这样……”


“不是我!”四代的否认让漩涡鸣人内心好受了好多, 拍着胸口就想喘一口气,结果四代目粑粑的下一句话就让漩涡鸣人一口气差点没噎死自己。


“那是玖辛奈,也就是你妈妈给你定下的……”四代目看着一脸崩溃的漩涡鸣人,还有一旁别说脸,就连耳朵都红成番茄的宇智波,终于不得不承认,他的儿子真的在宇智波这棵大树上吊死了。


他就说嘛,之前他试探的问那个粉色短发的女孩是不是鸣人的女朋友时,两个人的表情怎么会那么奇怪!


“那那那那我难不成要和佐佐佐助结结结结婚?!”漩涡鸣人指着宇智波佐助一副彻底崩溃的样子,然后抱着脑袋蹲下,完全不顾现在在战场上。


“白痴你不会当真了吧!”宇智波佐助一个拳头就砸在了漩涡鸣人的脑门上,红着脸教训道,“谁要和你这个家伙结婚!你想得美!”


“可是佐助,我们有婚约诶!”


“婚约算什么?反正宇智波已经死绝了谁管这个!”


“但佐助……”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哦……”


漩涡鸣人被宇智波佐助的咆哮糊了一脸,只能委屈巴拉的坐在地上将自己抱成一团,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反倒是引得宇智波开始心虚的瞄着漩涡鸣人,一脸的不忍。


一旁的千手扉间莫名的感觉这个画面有点眼熟。


不是一般的眼熟,好像很久以前天天看到这样的画面……


错觉吗?


“现在的小辈都这样了吗……我和斑都没有……”


“大哥你给我闭嘴!”


“柱间你给我闭嘴!”


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一听千手柱间开口就知道哪里不好了,齐齐的开口冲千手柱间咆哮。


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在所有人面前彻底的推翻了两人“不和”的“谣言”,瞬间爆发出来的同心协力刷新了所有人的三观。


看着不仅被宇智波斑和千手扉间联手按在地上摩擦摩擦,还被宇智波斑拎着耳朵教训的千手柱间,所有人不仅不能感同身受,还感到了格外的辣眼睛。


这种疑似老夫老妻夫妻情趣的画面,配上宇智波斑个千手柱间的相处画面居然没有丝毫违和感……妈呀眼睛要瞎!


“佐……”看着这样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被漩涡鸣人刚想扑到宇智波佐助身上求安慰,余光瞥见了一旁毫无笑意甚至有些崩溃绝望的四代目粑粑,一个扭身扑到了卡卡西身上,“卡卡西老师……”


四代目:……


儿子啊,真当我没听到那个“sha”的音吗?想扑宇智波就直说,反正我已经习惯了……(绝望的微笑)


“放下卡卡西!”看着挂在卡卡西身上哭嘤嘤的漩涡鸣人,宇智波带土瞬间就有了一种自己被ntr的错觉。


不对他为什么要有这种感觉?!


她:功成身退=v=y


嗯,她才没有故意搅烂这滩浑水呢!=v=


三、请你嫁给我吧!


面对突然扑上来跪在自己面前,还捧着求婚必需品的少女,因陀罗是懵逼的。


他活了这么久,平生第一次被求婚。


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大堂上,被人跪下格外的虔诚的求婚。


对方还是个女性。


还是要自己嫁过去。


因陀罗整个人都傻了。


这波操作好刺激……


见着因陀罗一点反应都不给的样子,她再接再厉的继续开口道:“请放心,婚后我绝对不会干预你任何决定,我会竭尽所能去支持你,理解你,你所有的一切我都会包容,我会每天给你准备好热腾腾的饭菜,会在你疲惫的时候为你备好热水,我不会去限制你,不会为了外人的言辞去误解你,伤害你……”


一大堆巴拉巴拉的话将勉强拉回自己理智的因陀罗彻底砸懵了。


被砸懵的不仅仅是因陀罗,现场的所有人包括阿修罗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最先回过神的是见识多的六道,他勉强维持住了自己的沉稳形象,用手悄无声息的将自己摇摇欲坠的锡杖扶正,然后一副高深莫测的对她呵斥道:“放肆!因陀罗怎么可能会嫁给你一个女人?”


“你的意思就是,如果我是男的就可以娶因陀罗了?”她眼睛瞬间就亮了,“原来你是不满我的性别啊……早说嘛,害我还担心了半天……”


“……”六道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握着锡杖的手了。


这种人!大言不惭的居然想娶自己儿子!谁给他的自信?


这是他的儿子!他儿子怎么可以被这种人侮辱?!


她从六道的愤怒之中看出了破绽,继续再接再厉的说道: “反正你也不打算要他了,你不要我要啊!”


今天她可是抱着不可言说的目的来的,她绝对不会失败!


“……你什么意思……”因陀罗猛地起身,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一脸的……难忍。


茫然的阿修罗左顾右盼的,在看到因陀罗的表情后仿佛明白了什么,惊恐的看向六道。


“父亲,你……难道说,你真的打算抛弃欧尼桑吗?!”


“阿修罗……我……”看着因陀罗低着头神色不明的样子,原本就做好的决定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他总不能说,他觉得阿修罗更适合继承忍宗所以因陀罗你就让一让阿修罗吧……


总感觉要是真的这么说了,他的儿子就真的要出嫁了……


“而且……”


“别说了。”因陀罗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被死死捏死的双手因为血液不通畅的原因泛着一阵异样的惨白。


“因陀罗……你知道……”她看着因陀罗的样子仿佛有些不对劲,也开始变得小心翼翼的了。


“人……总归会有希望的……不是吗……”因陀罗死死的咬着那极度漂亮的粉嫩薄唇,声音内却透着一股绝望。


聪慧如他,又怎么察觉不到六道这些年的态度变化?


可是他还是抱有希望,那堪称笑话的希望。


他想,只要他做的再好一点,只要再好一点……


“因陀罗,别难过……”她心疼的想要站起来去擦干因陀罗眼底透出的水光,语气是让因陀罗有些恍惚的温柔,“你愿意嫁给我吗?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没关系!你不愿意那我嫁也成啊!结婚后我所有家当就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样都好!”


不得不说,这点还是让因陀罗很心动的。


生性敏感的他能够感觉到,来自她身上的那毫无杂质的情感,远比他在忍宗内感受到的要温暖的多。


“不可以!我不同意!”眼看着因陀罗居然在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的话下越发动摇的样子,阿修罗再也忍不住了,不管不顾的拦在了她面前冲她吼道。


他有预感,要是他再不做出什么的话,他……他会彻底失去他的哥哥。


“我向因陀罗求婚和你有关系吗?连因陀罗的婚姻问题你也要过问,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多了?你只是他的弟弟!”她一脸嘲讽的反驳了过去还不算完,那眼底深深的鄙夷狠狠的刺痛了阿修罗的内心,“弟弟”这一个词被咬了重音,直直的砸在了阿修罗的心口。


“反正你平日里也不喜欢因陀罗,现在出来装什么装!”


“不是的!欧尼桑很重要……很重要啊……”


“那你还记得你上次和因陀罗见面是什么时候吗?你还记得你那个时候和因陀罗说了什么吗?”


“我……我……”阿修罗浑身都在颤抖,模糊的记忆让他连开口的资格都已经失去,他双眼含着泪水,眼眶倔强的不愿让泪水落下。


“够了……我和你走。”因陀罗看着阿修罗一副受到极大委屈的样子,突然开始感到了疲惫。


他淡淡的说道,声音是阿修罗没听过的冷漠。


“反正……我已经知道那个答案了……”


“因陀罗……”


“不过呢,我,你还娶不起。”高傲的美人冲她勾起了唇角,恢复了平日内的高高在上。


不得不说,他对她还是蛮感兴趣的……


一个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想要求娶他的女性……有意思。


忍宗?就算是他祖宗也不能阻止他给自己找个乐趣不是吗?


“没关系没关系!虽然我现在还是你的追求者,但我相信迟早有一天我可以和你举行神前式的!”听到因陀罗的话,她的双眼瞬间就亮了,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眉眼弯弯的看着因陀罗,欢悦的情感感染了因陀罗,让他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或许,他应该放松一下自己了……


“因陀罗我们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我的地盘啊!”


“好。”


“我会做和果子哦?要不要尝一尝?”


“好。”


“我那还有好多花种,到时候我们在你院子里种一片吧?”


“好。”


得到了因陀罗那隐隐带着宠溺的回答,她兴奋的简直不能自已,牵着因陀罗的手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眼看着因陀罗要和外来的小妖精跑了,阿修罗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阿修罗:哥哥你快回来!说好的爱我一辈子呢?!


于是,在六道的一个晃神之下,阿修罗也跟着跑了……


六道表示……他还表示什么哦!因陀罗一走阿修罗也跟着跑了还宣布什么继承人!先把儿子们带回来啊!


四、搞事!搞事!!搞你妹的事啊!!!世界虚假你个头!这个锅世界不背!怂什么怂!跟什么踪!上他!艹翻他!!其他的全都不重要!!!


面对这叫嚣着艹翻卡卡西的陌生人,宇智波带土的第一反应就是将人掀出去。


于是他就愉快的被掉马了。


曾经热情洋溢为了救自己而死的吊车尾,摇身一变变成了为祸一方的大魔头什么的……


卡卡西表示这反差太大他的心脏受不了……


“带土……”


“宇智波带土已经死了。”


两人相顾无言,最终以宇智波带土落逃为终结。


其余四影相互对视,最终将视线投向了卡卡西。


“他,我会亲自去问清楚的。”卡卡西的眼底已经看不见平日里的笑意,有的,只有幽深不见底的黑暗。


他不知道带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带土这些年到底做了多少。


但他要问清楚,带土这些年明明都活着,为什么不回木叶!


为什么!要抛弃自己所有的过去,甚至是杀了老师?


不得不说老实人黑化是很可怕的,比如说宇智波带土,比如说旗木卡卡西。


在走了个过场之后,卡卡西不出意料的获得了随意出入木叶的权利。


然后宇智波带土就知道,被人撵成狗的日子是怎么样的了。


尤其是撵他的那个人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下不了死手的卡卡西。


请允许我们为土哥默哀三秒。


不是鳄鱼的眼泪的那种。


五、別浪了快結婚


听罢,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还没做什么,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先炸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两人齐齐的爆开了查克拉打算送她上路。


然后宇智波斑在愣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拎着大团扇怒发冲冠的朝千手扉间走去。


“千手扉间你给我去死吧!!!”


千手扉间,卒……好吧,只是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因为宇智波斑被千手柱间死死的拦了下来。


然后没过多久就轮到宇智波泉奈炸了。


“千手柱间你还是给我去死吧!”


宇智波泉奈看到千手柱间被窝里,那光从脸色看就知道绝对不舒服的宇智波斑,然后再配合房间内那诡异的,是个男人都应该清楚的味道,直接撵着只能用木遁草草的拦住下身的千手柱间拆了大半个木叶。

评论

热度(387)

  1. 心有点疼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转载了此文字
    梧桐之殇——盐分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