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叶英

混乱的四战(宇智波斑专场)(中)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试图正经


不用怀疑,奈奈曾经被聚聚秽土过一次(忘记从哪来的灵感了就是聚聚秽土奈奈然后和对方聊天送走他什么的),然后奈奈就知道了秽土转生这种东西,香囊是奈奈送的,聚聚一直把香囊缝缝补补带到了死,最后他的弟子以为是聚聚暗恋的人的,于是放进了棺材里。


斑娘世界里,背景因陀罗继承了忍宗,阿修罗离开继承了天子的位置,两人一统天下,所以忍者是上层贵族,而不会查克拉的才是普通人,并且贵族中,以宇智波地位最显赫(毕竟阿修罗“姐”控并且还骨科),手里只有一个权利,那就是选定大名的预备人选


斑娘小时候被朱迪拐走了,奈奈(女)被那个世界的聚聚拐走了(斑娘并不知道只以为聚聚喜欢欺负奈奈)


——————————————————


    在一片寂静中,那来自四战斑的一声“啧”显得格外的刺耳。


    顶着几位“自己”那不满夹杂着厌烦的眼神,贵族斑娘无聊的揉着幼猫斑的脑袋,时不时的挑衅一样去揉搓着幼猫斑的耳朵,换来了幼猫斑那极端不满的嚎叫声后,才带着贵族那自带高傲的语调,慢悠悠的说道。


    “看,这不就简单了?”


    “我为什么要为了一群蝼蚁浪费自己的体力?”


    “还是说……你们几个世界的宇智波,都已经逊到连个贵族身份都捞不到了?”贵族斑娘轻轻的一挑眉,举起绘扇遮面勾唇,眉眼弯弯,看上去格外的优雅美艳。


    就是说出来的话不那么好听就是了。


    定力不足的部分忍者已经忍不住低下头默念:“那是宇智波斑那是宇智波斑那是宇智波斑……”


    绝对不要动心啊蠢货!


    该说不愧是宇智波斑吗?哪怕是变成了女子,也能拉足所有人包括“自己”的仇恨。


    并且……


    不要把贵族说的那么简单啊!


    贵族身份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发出去,还是发给宇智波啊!


    那可是邪恶的宇智波啊!


    忍界最有名的忍者家族!


    “正一品……很了不起么……”族长斑仍处于年少轻狂的年龄,最是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分分钟就想怼上去。


    可惜硬件不足,这让没有多少底气的族长斑多多少少显得有些心虚。


    “看样子……比我低?”贵族斑娘一看族长斑那憋屈的表情就猜到了真相,要不是场合不对她简直都想要哈哈大笑了。


    就算另外几个世界的“自己”都是男人就她一个人是女子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她压了一头?


    终于明白柱间的感受了,压“自己”一头真的……超带感啊!


    好爽!


    “有本事别提这种东西!”


    “人家可是女孩子啦……”贵族斑娘一脸娇羞的捂住了脸,似乎十分不好意思一样哀怨的开口道,语气中透露着一股子的柔弱,以及一股子的不怀好意,“那些大事就交给你们男人啦,我只要指挥就够了呢。”


    “要是把衣服弄脏了泉奈会很生气的。”


    “你……”族长斑终究还是抛不掉自己的下限节操,就算明知道贵族斑娘和自己是“同一个人”,那摇摇欲坠的脸皮也无法支撑他能够做出“当场教她如何做人”的事情,瞬间就被贵族斑娘怼的不要不要的,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不上不下险些噎死。


    贵族斑娘在怼了自己之后,心满意足的继续撸起了幼猫斑的耳朵,结果乐极生悲,被幼猫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一口咬在了手上,直接咬出了一个血印子。


    “什么啊喵!能不能不要再揉我的耳朵了啊喵!”幼猫斑的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耳朵竖的老高,一根毛绒绒的细长猫尾硬邦邦的就像是长了刺一般,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刺猬一样,整……只喵都炸了。


    只是,拜那销魂的尾音所赐,幼猫斑的愤怒只能成为幼崽那仿佛是恼羞成怒后的撒娇。


    再加上宇智波祖传的,雪白细腻到让诸多贵族少女妒忌的皮肤,还有因为愤怒而染上脸颊的红晕……于是,毫不意外的,贵族斑娘瞬间就被萌化了。


    “好……好可爱……好想让泉奈这样对我撒娇呢……”


    “……”咔嚓。


    千手柱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干脆利落的碎成了渣渣,然后遗落的残骸被千手扉间镇静中带着绝望的吹成了满天尘埃。


    四战斑默默的看着千手扉间的举止,第一次没有出面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怼了再说。


    别以为他看不出来他的柱间到底想了什么,想让自己撒娇一样对他喵?


    呵呵。


    “……你能去掉喵吗?”出乎意料的,最先忍不住的不是族长斑,也不是四战斑,更不是一脸纠结的火影斑,而是一直没太多存在感的万人迷斑。


    “我也想啊喵!可是在我们那,这种东西成年之前都去不掉啊喵!”


    “……”


    “你很介意?”四战斑一挑眉,突然对另一个神秘的自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就连幼猫斑那极度摧毁宇智波斑这个人形象的尾音也阻止不了他突发奇来的兴趣。


    其余的几只斑斑并没有阻止,来自万人迷斑那异常的反应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要探索一下原因


    但很快,他们就后悔了。


    “换你被柱间逼着在床上这么叫试试。”万人迷斑完全不在意自己到底说出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虽然仍旧是披头散发的,但人们还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一股翻白眼的味道。


    哦,还有一股的冷漠。


    “那次我喉咙都哑了整整三天,要不是腰酸背痛实在没力气了,我早就一刀捅死他算了。”


    四战斑and族长斑:……???


    其余有过某种经历的众人:别……别说了……


    他们真的不想知道另一个世界的宇智波斑到底是和那个世界的忍界之神在床上做了什么才会让一个人“腰酸背痛”还“喉咙哑”的。


    不,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老情人啊什么相好啊,还有始乱终弃什么的,他们都不知道。


    当然,无辜的(划掉)老奶奶(划掉)少女纲手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宇智波斑一出场就那么针对她打了。


    感情是在报奶奶抢了你男人的仇啊(大雾)


    纲手死鱼眼,她突然想要跑路了,非常想。


    这仗没法打了!(╯‵□′)╯︵┻━┻


    #心疼纲手一秒。#


   同样,听到了这句话的千手柱间,好不容易恢复了大半的躯壳瞬间再一次的溃散。


    并且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恢复了。


    众人越过了地上仿佛毫无异常的尘堆,瞬间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齐齐转头看向千手扉间。


    他们伟大的二代目火影。


    千手扉间面无表情。


    他早就预料到了,要不是他当时当机立断将那苗头狠狠的直接掐死在摇篮里,那么成为他大嫂的估计不是大嫂,而是宇智波斑了。


    那简直是噩梦。


    “你也?”火影斑突然抬起头,一脸的惊讶。


    “难道说,你们都……”病弱斑很明显从火影斑的话语中听出了什么,带着犹豫的发声,小心翼翼的问道。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虽然看不到),忍不住捂面蹲下了。


    原以为只有自己那么逊,没想到三个世界的自己都栽在了柱间手里……


    好丢人啊……


    “什么情况啊喵?”


    “安静点哦,他们正在怀疑人生呢。”贵族斑娘一把将幼猫斑的耳朵撸了个底朝天,虽然语气十分温柔,但手下的动作却毫不含糊,瞬间幼猫斑的头发就变成了刺猬头。


    瞬间幼猫斑又炸了。


    “怀疑人生……?”族长斑与四战斑一脸懵逼。


    “大概是在纠结吧,毕竟他们估计,一辈子只能栽在柱间那个大笨蛋身上了。”贵族斑娘面对地上蹲着的三只优雅的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充分表达了自己那格外的不爽,原以为“自己”是个男人,不受限制之后肯定能做出什么成就来。


    没想到还是被柱间吃的死死的。


    “啊?”


    “……你傻吗?”面对如此纯良的“自己”,深感自己纯洁不在了的贵族斑娘绝望的将手中的绘扇冲千手扉间狠狠的一丢,却被千手扉间灵活的躲过,带着火苗的扇子将千手扉间背后的三代目瞬间打成了灰尘,与千手柱间作伴去了。


    “他们三个,都和他们的柱间滚过了。”


    “滚过什么?”


    族长斑仍旧是懵懵懂懂的,但四战斑却被自己的脑补给刺激的忍不住捂住了脸和地上的三只作伴去了。


    这太刺激了他扛不住……


    “……”贵族斑娘忍不住也跟着捂脸了。


    这个“自己”太纯洁了……好有负罪感啊……


    有一种公然带坏妹妹的羞耻感。


    众人:……


    别打了,史前大戏,坐下嗑瓜子吧。


    #扒一扒那些年的修罗场#


    #四战的幕后黑手宇智波斑与忍界之神千手柱间那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宇智波佐助抽搐着嘴角,看着挂在自己身上,同样一脸懵逼的漩涡鸣人,不忍的撇开头。


    完全听懂了贵族斑娘潜台词的他已经快要无法直视同样拉着他喊兄弟朋友的漩涡鸣人了。


    他不想和这个吊车尾滚床单,一点也不。


    #于是,这么肯定的宇智波佐助就在日后,被自己疯狂的打脸了#


    至于四代目……他现在正在扒拉着地面和二代目哭诉着……


    “玖辛奈我对不起你啊哇……我们抱不上孙子了……”


    “我不是你的玖辛奈,你扒着我干什么?”要不是为了木叶的形象,千手扉间根本就忍不住把这和千手柱间形象诡异重叠的四代目火影一脚踹下去的冲动。


    木叶简直要让他操碎了心啊……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丢人……


    至于好不容易重组好的千手柱间……他继续在铺地板。


    “打架……对,他们和他们的柱间都打过了……”


    虽然是妖精打架。


    “哦……”族长斑继续茫然,他完全不理解,和柱间打个架而已嘛,何必这个样子呢?


    又不是没打过。


    但贵族斑娘明显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讨论下去了。


    #再讨论下去她要忍不住拆了自家柱间的骨头了#


    #她才不要和那个大笨蛋在一起呢!她可是要和奈奈在一起一辈子的呢#


    #大名朱迪:我就笑笑,我不说话#


    “对了,泉奈呢?”


    “……”


    很明显,她换了一个更尴尬的话题。


    “……是谁?”


    “扉间。”


    四战斑咬牙切齿的咀嚼着千手扉间的名字,颇有一种杀气。


    “扉间?不可能!”贵族斑娘下意识的反驳,但很快她就想起,这不是她的世界。


    在她的世界里,要是千手扉间敢对泉奈下手,不用自己动手,他就得被千手一族给丢出去了。


    谁让她们宇智波掌管着大陆上所有大名的钦定呢?


    虽然她们宇智波就只剩下这个权利了,但谁敢爬在宇智波头上?呵呵。(微笑)


    “怎么不可能?”四战斑嘲讽道,低下眉眼,遮住了眼里那沉淀着的,深沉的仇恨,“要不是他重伤了泉奈……”


    “重伤?他?”贵族斑娘忍不住开了一波嘲讽,“以泉奈的身手,扉间打伤容易,想杀?不可能。”


    “泉奈的眼睛,给了我。”


    “……”


    “为了让我能够获得更大的力量……”


    “停停停!哈?这是什么逻辑?”贵族斑娘表示这跳跃太快了她扛不住啊!


    换眼和力量有什么关系?


    “就是宇智波族地的石碑上写着的,关于两双万花筒重叠之后,能够让人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并且……”


    “啊?那个石碑?是不是方方正正的,还特别厚连柱间都砸不穿的那个?”


    “……你用柱间砸的?手感怎么样?”四战斑沉默了,这个时候火影斑忍不住开口插话道,“要是好的话我下次试试用柱间砸一下好了,我是用扉间砸的。”


    “……”


    “不得不说,真的很硬,连扉间都磕不下一点碎屑。”


    “……”


    众人尽量稳住自己不让自己发出任何打扰看戏的声音,但还是齐刷刷的倒了一片。


    脸憋的格外的红,憋笑差点憋得背过气了。


    而宇智波佐助看向漩涡鸣人的眼神,已经格外的危险了。


    宇智波佐助:虽说宇智波斑说的很奇怪,但还是……


    他手有点痒。


    一股寒意席卷上了漩涡鸣人的背,让他这只死死赖在朋♂友身上的金毛狐狸浑身打了个寒颤。


    漩涡鸣人:奇怪,怎么感觉天气突然就冷下来了?


    “是,有问题?”四战斑选择性的忽略了他们说的各种磕各种砸,开始后悔当初没有用扉间试试硬度。


    他想试试,到底是千手扉间硬,还是石碑硬。


    “当然……那个不就是六道那个老头用来写养儿记录的吗?”贵族斑娘一想到族内长老们花了大半辈子去破解石碑上的秘密,结果被六道仙人那个老家伙留下的养儿记录以及满满的关于大女儿小儿子的吐槽糊了一脸于是转头就找自己麻烦的事情她就想骂人。


    这种东西居然被宇智波当做传家之物代代相传她就……就……


    要不是她被一口咬定是宇智波先祖,六道仙人大女儿的转世,她绝对要打死沉睡在禁地里的那个老头子。


    “不可能……上面清清楚楚写了的。”


    “我可以肯定,我们那里,几十个长老花了大半辈子才破译核实过的内容,不可能有错。那群老头还不至于出这种问题。”


    “那无限月读呢?”四战斑隐隐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想,但他还想挣扎一下。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那泉奈岂不是……


    不会的……


    “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泉奈的死一定有隐情!”贵族斑娘一锤定音。


    她才不相信扉间会对泉奈下死手呢!


    这种混蛋只会想欺负泉奈!


    “……泉奈已经死了。”


    “那就把泉奈从黄泉里招出来!”


   “我拒……”


    “打扰了泉奈,总比你不明不白的成为别人愚弄的对象要好吧?”


    “等等……”千手扉间想要插个嘴,却被六只斑斑齐齐瞪了万花筒。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


    千手扉间败退,他后退了两步,内心安慰自己他早就藏好了关于泉奈的所有细胞,不用担心泉奈被秽土转生了。


    就是围观群众听着听着就越发的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个叫“泉奈”的,似乎和宇智波斑有什么特别微妙的关系,那应该是宇智波吧?可是那人仿佛还能和最排斥宇智波的二代目扯上什么关系……


    神奇。


   刺激。


    “那你想要怎么做?”四战斑表示比起无限月读,他对这计划之外的意外格外的感兴趣。


    尤其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还有那截然不同的内容。


    “将你的泉奈从黄泉之中召唤出来。”


    “我不同意让泉奈用秽土转生!”四战斑对秽土转生泉奈的这种事极度的抗拒,他就算计划失败,他也不愿意让泉奈受制于人。


    哪怕那个人是他。


    “……又不是只有这什么……秽……秽什么生的能把人从黄泉里拉出来啊?”


    贵族斑娘笑颜盈盈,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脸尴尬的问道:“对了,你有没有泉奈的细胞?”


    “……你觉得我会有吗?”


    “……”


    “我这里有,可以用吗?”


    “不同世界,肯定没有用啊。”


    “……”


    “那现在怎么办?”


    “泉奈的棺椁上我下了封印,就算是我自己也要花很长时间解开。”


    潜台词就是拒绝他们掘泉奈坟墓的想法,虽然他们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给。”这个时候,一只手握着一个老旧的香囊递了过来。


    “……”看着扉泉脸上的裂纹,四战斑突然有一种冲动,他特别想揪住了千手扉间的毛领子咆哮。


    别以为他感知不出来,香囊里的,是泉奈的头发啊!


    “别看我,是泉奈硬塞给我的。”千手扉间用他一如既往冷漠的声音说着,看向香囊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悲伤与难过。


    仿佛就像是要哭了一样。


    “好在,猴子他们还算是听话,把这个塞我棺材里了,不然我还找不到。”


    “……”四战斑没有再说话了,他只是默默的拆开了那个看上去仿佛被修补了很多次的香囊,纤细的丝线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就像是千手扉间记忆中,那黑色的细长发丝一样,隐在了地面上,消失无踪。


    他讨厌千手扉间,但他却希望有人和他一起,去怀念泉奈。


   “事先说好了,这个术只能维持一小段时间,有什么话就快点说清楚了吧。”贵族斑娘说着,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含糊,飞速闪过的影子衍生着查克拉,在空中勾勒着四战斑和千手扉间都熟悉的样貌。


   与宇智波佐助极为相似的脸庞,让众人忍不住将视线投向宇智波佐助,试图找出除了小辫子之外的其他不同。


    把漩涡鸣人刺激的,将宇智波佐助抱的更紧了。


    宇智波佐助:……


    要断气了……


    “泉奈……”


    千手扉间忍不住走上前,站在了宇智波泉奈隐隐成型的身躯面前。


    “秽土……转生……吗……”被叫做泉奈的青年喃喃细低语着,皱着眉头抬头看向眼前那亮丽的雪白。


    千手扉间脚下一退,迅速进入了战斗姿态,下一秒,他举起的刀刃挡住了袭向他咽喉长刀。


    宇智波泉奈冲千手扉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然后两人同时脚下发力,刀刃挥舞之间,扬起的尘埃模糊了别人的双眼。


    “……泉奈是什么时候死的?”


   “……看样子,应该是在秽土转生之前。”火影斑观察着四战斑那已经扭曲了的脸,小声念道。


    万人迷斑正在和族长斑一起研究着散落着的,属于千手柱间的尘土,幼猫斑正在一脸惊叹的看着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的掐架,病弱斑选择默默的走开找与宇智波泉奈同模的宇智波佐助搭话。


   至于四战斑……要不是为了照顾宇智波泉奈的情绪,四战斑简直想要亲身上阵了。


    死在建村前的泉奈却知道秽土转生……到底是为什么他还猜不出来吗?


    早知道他绝对!绝对要宰了千手扉间这个死白毛!


    在战国时期,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招式让千手扉间与宇智波泉奈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千手扉间的刀刃扎入了宇智波泉奈的腰腹,而宇智波泉奈的刀刃,也刺穿了千手扉间的胸膛。


   两败俱伤。


   “死白毛……”娇小的宇智波在千手怀里开口道,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你是傻子吗……”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千手扉间将刀刃扎的更深一点。


    “你就是个傻子!战场留手,你不要命了?”宇智波泉奈将刀尖一扭,尘土挥挥洒洒的散落在地上,激起了一小块扬尘。


    “……泉奈,我已经死了。”


    “我知道……死白毛。”


    两人不约而同的缓缓抽出了深埋在对方身体内的刀刃,一点点的,看着刀尖退出对方的身体,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宇智波泉奈先开口了。


    “死白毛……你还真的,一点都没变。”


    “……是吗?我觉得我变了很多。”


    “当然……比如说,你这个用刀背对我的习惯。”


    “……你也说了,是习惯。”


    千手扉间终究还是吐出了他耿耿于怀了几十年的秘密。 


    “只是我没想到,原来刀背……也能杀人……”


    “……你没杀我,不是吗?”宇智波泉奈说着,凑上去轻轻的点了一下千手扉间的唇瓣,紧接着,刀刃翻动,拦腰砍在了千手扉间的腰腹。


    “现在,我们扯平了。”


    “是啊,扯平了。”千手扉间看着那张魂牵梦绕的脸,不顾身体内的那把刀,浅笑着低头含住了对方的唇瓣。


   是啊,他们扯平了。


    众人:……


    #卧槽二代目你崩人设了啊!说好的最讨厌宇智波了呢?!#


    #纲手:……别拦我我要去找自来也……(吐魂)#


    至于斑斑们的反应?别说了,先让他/她(们)宰了千手白毛再说!(磨刀)


    你问朱迪?哦,他仍旧在铺地板呢。


    一时半会儿应该是起不来的。

评论

热度(525)

  1. 心有点疼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转载了此文字
    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2. 涟漪沾裙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