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珈玟¿

初三了,压力山大啊……

减千行_Gabriel:

参加了半一次一元“阴阳师*滑头鬼之孙”活动的图~大图可移步半一次一元或者微一博自取~ID相同。
老是说我有敏一感一词!为啥?

三两温酒:

很多鸟的表情包!

1P 叶方魏猥琐大师三人组

2P 对群规感到惊恐的周泽楷聚聚

3P 老叶vs大眼

4P 庙药互怼

5P 最初那张叶神

虽然lof封我的表情包不让你们跟我一起哈哈哈但我非要重新发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哼!!!

表情包可以转载可以转出站外,详看第一条评论~

G5061:

时隔n久,我终于把这个脑袋有坑的梗画完了…如果旧剑来替班呆毛……第一条和后边两条间隔时间有点长………

川:

用寶石來當新帳的見面圖

/

不行了...看完好心疼.....又很擔心接下來的發展嗚呃呃呃呃

之前看生肉還不太懂所以覺得法斯感覺變了,但後來再看一遍我覺得他比較像是強迫自己清醒,用青金石的理智想要得知一切真相,但最主要的還是如何讓大家回來。

最開始真的是完全不被需要的人,現在卻肩負著月人和寶石們的希望,在月球上強迫自己思考,不思考就會被情感淹沒,然後邊流淚邊繼續強迫思緒運轉...

看到這邊我真的是...........嗚.........啊.........法斯...(哽咽

但是我覺得現階段法斯的思考還是圍繞著如何拯救寶石們所以沒有觀到全局,拜託不要摔倒了....拜託....嗚嗚嗚(雖然感覺一定會大虐

之前漢化都是叫法斯所以我也習慣叫法斯了 原諒我

而且我畫完線稿才發現拿走法斯頭部的不是這型月人了,不管...我喜歡這型的(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87)

割肉寻欢:

目录:点这里




三个人平时里鲜少有机会谈论这些,现在却十足默契地达成一致,聊的差不多了,也都闭上眼睛各自打起了瞌睡。


回到酒店,周泽楷立刻被经理赶去休息了,玩的筋疲力尽,又被吴启和杜明两个人闹了一个晚上唱歌,他几乎是晕乎着洗漱完毕,掏出手机跟屏幕那头的人报备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就握着手机沾上枕头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天光放亮,轮回一行人就在晨光中早早赶去了机场,坐上飞机更是一个个都软在座位上,显然都是疯狂补眠状态。下午是照例先要去主场跟粉丝庆祝,庆祝完了,晚上还有一个正式的庆功宴。


周泽楷挽着手臂,坐的笔直,保持一个歪着头的姿势睡了一路,下飞机的时候脖子是又酸又疼,揉了一路,揉到主场活动,又揉到庆功宴。等庆功宴出来,有人说要回家,有人说还有另外的聚会,方明华更是不遮掩了,还有点不好意思,说是要回家陪老婆。一个赛季正式划上句号,管理成员当然不会为难这些大男孩儿。


周泽楷跟家里打完电话,跟周母又提了几句,说是回家的时候会把从Q市买的特产也带回去,交待完了,才在夜色里自己一个人打车回了基地。


这个时候回基地的人不多,经理老板都是以为他们队员都还有安排,觉得不好打扰,直接就走了。快要到凌晨,轮回基地外面也没什么行人,只有几盏路灯还尽职尽责地亮着。晚上的气温比白天要低些,加上下午才下了会儿雨,周泽楷穿了一件长袖,但潮湿的雾气还是一个劲儿地顺着袖子往一副里蹿,下了车更是先吸了口气,又慢慢往街口走。


他没选择今天回家当然是有理由的。轮回队长掏出手机,点开聊天软件,叶修那头早几个小时就发了消息过来。


君莫笑:等着


简简单单两个字,他看着也难得听话,但那个人又没手机,哪怕他想实时问一下行程也相当困难,所以周泽楷也脑子一转,决定干脆先回已经没人的基地看一眼。


大概是思路比较一致,他这头人才走到人行道上,远远就瞧见了一个背着包的,背对着轮回基地的大门,在略远一侧的拐角踱来踱去,还搓了几下手,很快又转回了拐角口。


周泽楷一看就知道自己没认错。恋爱容易使人产生滤镜这可不是瞎扯,这种感觉他老早之前就体会过了。


叶修缩着脖子走了好一会儿,脑子却没停。他刚到没多久,轮回这儿却没人,想也是庆祝活动多半还没结束,反应也快,决定再等个五分钟,要是实在没人就去找个网吧联系联系。


哪知道他这个踱步搓手的动作还没多进行一会儿,一只手就从后面伸了出来。


“卧槽。”


叶修僵了那么一下,那只手就往后一拽,一个暖和的怀抱就贴了上来,搞得叶修是无语凝咽,还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听力退化了,怎么连这小孩儿走过来都没听见。


结果周泽楷倒像是听到他的内心独白了,直接道:“想吓你一下。”


叶修:“……多大了啊,小朋友满二十了吗?”


一边说的无奈,手却狠顺从地,顺着在自己脖子间粘粘糊糊乱蹭的人揉了揉头发。


“见好就收啊,公共场合注意影响。”


周泽楷这时候挺听话,又停了一秒,才恋恋不舍地抬起头,松开手,走到他对面。


青年的眼里还泛着水光,柔和极了。叶修看了一眼,自己也笑了,伸手隔着对方脸上的口罩捏了一把,两个人才又慢慢地顺着人行道走。


狂欢结束了,街上这时候也只剩车来来往往,长长的人行道,他们两个人隐没在夜幕里,头上顶着的树投下一片灰荫,把人藏的严严实实。而树下两个人隔了一拳的距离慢慢走着,没牵手,气氛晦暗不明,有些痒痒。


叶修承认,这时候的沉默,是他在琢磨要怎么开这个口。


他来当然是为了履行承诺,也心知肚明这个承诺里包含的内容,所以还专门上网查了一些专门的科普内容,迅速给消化了,本来还觉得自己会紧张,等见到这小年轻帅到足以发光的笑脸,又莫名其妙地平和了。


是,这也用不着紧张啊!有情人做快乐事不是天经地义?


也就是他这恋人特殊了一点儿,其他的估计适应适应,说不准也就过去了。


“咳,接下来去哪儿?”


叶修总算发话,这一路上他俩手虽然没拉着,却互相看来看去。周泽楷的目光专注起来好像连空气都能烧着,热意几乎能透过皮肤游遍全身,引得人连手指都有些战栗。


他原以为自己这话出口,之后估摸着也就是酒店相见,大家坦诚以待的剧本了。结果没想到周泽楷略略一想,脚步是定住了,说你在这儿等我一下,等叶修把头点了,人又很快地回头跑回了基地,隔了两三分钟,就开着车杀到了路口,对叶修道,上车。


叶修遂上车,上完车系好安全带,人有了靠椅的,一下子就舒服地窝了下去。


他这边舒舒服服的,车开了将近十分钟,他也终于品味过来了。


“……早有预谋?”


副驾驶位上的人眉毛一挑,周泽楷趁着红灯,也不发话,只伸过脖子,对着叶修脸颊狠亲了一口。


“……是蓄谋已久。”


他说的坦诚,想的也确实如此。


早从自己和叶修确定关系开始,他就一直在准备这事儿。


周泽楷瞄了一眼包。


之前是拜托了表哥看了房子,他因为忙,也只是赛季初的时候去了一趟,看环境条件都不错,就找了装修公司敲定了简单的装修风格,让表哥帮忙照看了装修,事后没少请人吃饭,又是给签名给票。


两个人异地恋,总有能在本地见面的时候,确定了关系,不能说是次次酒店碰头吧。


周泽楷一贯执行力惊人,有了什么想法就实行的飞快,这点儿叶修不惊讶,小年轻开着车进了一个小区,他就大体猜到了整个事情的由来经过。但等他被领进屋子里找水时,看见一冰箱满满当当的菜,就是真的惊讶了。


“你还天天过来?”


叶修适应的挺快,拿了瓶矿泉水开了,又扫视了一下房子。


车开进来时,也把小区环境看清楚了,绿化安全设施都做的挺好。这房子两室两厅,装修风格也是极简的黑白灰,干净利落。


周泽楷人在厨房里倒腾了一下,洗了些水果端出来,听见这话摇了摇头。


“太忙,装修后基本没过来。”


叶修诧异了:“那冰箱?”


“请了人每天过来,”周泽楷在沙发边坐下,又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今天打了电话。”


“啧啧,挺奢侈啊,周队。”


周队长把脸色一板,故作严肃:“有钱。”


叶修一看他这样子,心里就又痒了。一边笑,一边伸手把人拉过来,又亲昵地捏了捏脸。


他好像是喜欢上了这个动作。大概是恋人年龄要小些,叶修看人的时候难免就多了点儿说不上来的感觉,这种感觉具体就体现在,但凡周泽楷又怎么可爱了,他就想捏脸。


这当然犯不着去忍。


他要捏脸,周泽楷就乖乖巧巧低头,笑意甜甜地任他捏。只是弯过腰的时候大概没注意,又把酸疼了一天的脖子给歪了歪,一歪就难免顿了一下,一顿叶修就觉察了,一觉察了,就让人顺着靠自己腿上,捏脸的手绕到了脖子后面,轻柔地敲打。


周泽楷侧躺在大腿上,也是反应了一下,才想起这估摸着就是传说中的膝枕。


叶修的大腿要比想象中硌人的多,但周泽楷这么躺着,当然就无怨无悔。他人半侧着,眼睛却非要死命往头上瞟。


头上的人问这脖子怎么了,他就有点儿委屈地说,是坐飞机的时候没注意。周泽楷说完,觉得脖子也好得差不多了,自己又实在想看人,所以干脆把还在脖子后面捣鼓的手轻轻一拽,就给拽进了自己手里扣着,再一小心翻身,正正地朝着叶修躺着。


“笨啊。”


他听见叶修的声音拖的长长的,在笑。


视线里没有别人,没有其他东西。


他看见叶修头微微低着,眼眸明亮。阳台透过一束光,这光顺着地板悄悄爬到两个人身上,流进对方的眼里,手上的温度传进心窝,视线里低头的人笑了笑,温柔又从容,还有点懒懒的,用空着的一只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子,下颔的弧度都似乎在说话,看着像是在批评自己,实际却纯粹的不含一点杂质,并不炙热,只温和地流淌。


叶修喜欢他。


周泽楷从来没有这么直接地感受到这份感情。平时他们俩也黏糊过不少次,但大概是自己主动的时候太多,这么平平静静地躺着,以不同的角度奇异地面对面,日常里藏着的温柔才在二人空间里泛滥开。


这个人实在太好了。他能得到这个人的喜欢也真是太好了。


叶修捏完鼻子,看周泽楷表情有点不对,以为这小年轻还在委屈,心里又一个叹气,琢磨着顺毛上了。顺毛的方法就是低头在额头落下一吻,一片黑影投下来,额间好像飘下一根羽毛,周泽楷思绪还在四处瞎飘呢,觉得自己呼吸都似乎停了一下。


叶修亲完,还朝他得意地扬了扬眉毛,他瞧着瞧着,心里却好像被什么包裹上了。


不喜欢的时候果断直接,喜欢了又是干干脆脆。


周泽楷想完了,忽地就一个起身,仿佛树袋熊挂树的姿势,直接埋了过去。


“本来,”小年轻忽然抱过来,叶修也觉得这二人世界挺舒服,也顺着抱了回去,安静听身上挂着的人发话,“打算做饭给你尝。”


“本来?”叶修觉得身上越抱越紧,唔了一声,懒懒发话。


周泽楷的声音自背后闷闷地传来。


“……做吧。”


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点往日没有的沙哑。年轻人的心里有一团火被烧着了,是有些感动,又有些冲动。无数的感觉之下,就化成了想触碰这个人。


想要这个人。






TBC


没想到刚刚那个被屏蔽了,一个吻而已orz,这部分只能明天跟车一起发了


不老歌没了,司机需要研究一下图片开车法……

布谷咕:

我家谬 @Mue子 点的师生~
你要的社情硬生生被我掰成了这样,为了补偿,2p送你一辆车车
又是一次有点失败的效果尝试(咦我为什么要说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