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叶英

阿呱:

私设,身体是肌肉兄贵哦(

我真的是十分喜欢红发角色了
还有小疯子属性

自用随意,转载请注明XD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救救孩子

污蓓:

各位,只要你们给小久投出真爱票,但凡小久赢了
1、评论抽一个人送小久入手332rmb的小久box挂件,看图就可以知道我还没拆封,封口透明胶都还在,只要赢了就大出血送出去,只要你自己出邮费就可以了,东西也很轻要不了几块的邮费





2、抽一个人送 啊码太太轰出立牌,包邮!当初本来想自己留着,现在愿意送出去




3、转发抽一人打66rmb(这个不需要小久赢,转发就抽)

求求大家救救孩子,为了小久冲鸭,前两者需要附上真爱投票截图,第三项只要你帮我转出去帮小久加油就行了

欧鲁迈特生快!

欧鲁迈特,生日快乐!你是我男神啊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

叶修生快

叶修,21岁的生日快乐!希望你能在荣耀的路上,越走越远。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爱你哟!

【给布伦达】每一天,给你的每一封信.群山湖

凛冬要现充的季节:

亲爱的布伦达,展信佳!


先考考你,我现在在哪里?

哈哈哈不逗你啦。我现在位于凹凸星球最高峰……的山脚。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诓你,因为落星崖才是凹凸星球的最高点。

那是因为这个最高峰并不是传统意义的最高峰,它甚至根本不存在,你一定想不到,它只是一个湖里的倒影!

来到凹凸星球上后,就有太多不合常理的事出现了。比如现在我位于的这片湖泊名为群山湖,是凹凸星球三大奇湖之一了(另外两片湖泊等我见着了再详细告诉你)。之所以叫群山湖,是因为朝下望去时,看不到自己的倒影,只能看见一片片群山的影子。那些影子只能看着却不能摸着,我把手伸进去它们就碎了。

群山的倒影中最高的就是倒吊山,我在湖边往下望时看不见它的尽头,只能看见巨大的山体笔直插入湖的深处一片幽深的黑暗里。

我总有一种错觉,群山湖里呈现的是一群又一群人坠落时的身影。我总觉得它跟落星崖和西方的那个罪人有些关系……不过可能只是我的错觉吧,毕竟我脑子不太行。

或者这个问题你来想一想,想好了可一定要找机会告诉我啊。

群山湖还有一个传说,传说最高的倒吊山其实是通往地狱的道路,沿着它一直走就会抵达罪人的世界。好在我没有什么想找的人在地狱里,如果它通往的是天堂我倒是乐意跳下去来见见你。

你一定要在天堂才对,你这样的人。

现在太阳落山,那些影子也渐渐消失了。你真应该看看,它们消失时跟墨块在水里散开一样。


ps.写完信时隐约看见了西边的启明星,今天会是一个繁星之夜,我有预感,我会在梦里遇见你。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昨天大家的推荐我听了一遍,感觉配embers和1965都很不错,再推荐秒速五厘米(*☻-☻*)嘻嘻



【给布伦达】每一天,给你的每一封信.糖果屋

凛冬要现充的季节:

亲爱的布伦达,展信佳!


今天你收到信纸时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没错哟,今天的信纸是一张糖果纸!

并不是我穷到只能用糖果纸给你写信,而是因为我在的这家凹凸星球东边最大的甜品店有买糖果送特俗加工过的糖果信纸这个活动。为了节省积分买些也许那边买不到的东西,我就不额外地浪费积分了。

要是你也能给我写信,告诉我哪些该买,哪些不该买就好啦。

算啦,据说在糖纸上写信,就要写点开心的事。

今天我救下了一个男孩,他跟他的同伴走散了,被一群人围攻。我一看感觉你又在我耳边念叨了,这怎么行啊,一对多,一点也不公正啊。

那是个蓝色眼睛的男孩,警惕性很高,即使我救了他,他也没告诉我他真正的名字。但是作为谢礼,他给了我一张甜品店的券,就是这家店了。这家店名为糖果屋,外形真的就像一颗巨型的粉色的糖果,我一个不爱吃甜品的人还没走进去,就被里面勾人的蜂蜜味吸引了。

去糖果屋的有很多情侣,难以想象,凹凸大赛里居然还有那么多对甜蜜的恋人,看着他们相互依偎的背影,我的心情都变得晴朗了。看阳光都觉得是糖浆了。

还好我救了那个男孩,否则我就不会知道凹凸星球上有这么一个好地方,还有那么多琳琅满目的甜品散发着甜美的气息,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分离。

幸好我救了那个男孩,否则即使我拿到了这张糖果纸,我也不知道该在上面写什么。

最近都没有下雷雨,想来你那边心情也不错。

ps.甜品我当然吃不惯,我买了以后就送给售货的小女士了,没别的意思,你可不要吃醋啊。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听了一圈,觉得embers最适合了!当然大家可以继续踊跃推歌嘻嘻

【给布伦达】每一天,给你的每一封信.青空电影院

凛冬要现充的季节:

亲爱的布伦达,展信佳!

我现在在的地方名为青空电影院,想不到吧,凹凸星球上也会有电影院这种地方。

凹凸星球上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系统,号称只要拥有足够的积分,就可以买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享受任何可以想象到的服务。

当然只是号称,否则你这个坏东西也该在东西系统里才对。

我当然不会奢侈到用积分在凹凸星球上看电影,我得节省一些不定时地给你寄东西呢,系统里的东西需求量越大的物品反而越便宜,这里没几个人祭奠死人,所以我给你寄的那些东西都好贵,你搬的时候可别折腾坏了。


电影票是我帮助了的一个小女士送给我的,她给我两张票,却拒绝陪我去看电影……真奇怪,我觉得自从看了你送给我的那本《赞美女孩的三百金句》后,我就在女士面前健谈了许多,可不知为什么,气氛比以前更尴尬了。

布伦达,你送我这本书,不会是在坑我吧?


不过我对这个青空电影院有些感兴趣,听说青空电影院是个露天电影院,它的影幕是会场的整片天空。电影开始时白云会变化成各种生灵,以背后那片时暗时明的天空为背景上演各种惊心动魄的传说……虽然凹凸大赛参赛者抽时间来看电影有些奢侈,但是女士的心意也不可辜负,对吗。

她给了我两张票,我一人只能用一张,所以另一张我会连着这封信一起给你寄过来。电影开场还有半小时,你有足够的时间来见我,你应该不会迟到吧?

突然想起距离我们上次一起看电影已经过了三年了,那是在风神星,一部关于故乡与流浪者的电影。散场时你对我说起了你的故乡,你说你在那里有一个关系不错的弟弟,而你总有一天会带我回一次家。

今天一起看完电影后,你能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你的雷王星吗?我听说那里的玫瑰非常漂亮。

ps.我给你寄的东西里不仅有你的,也有我的。我还寄了个左右对称的橱柜,我们一人一半。

对了,我今天特意在太阳落山前给你写信,这次你总不会责怪我太迟了吧?




一一一一一一


谢谢评论区各位推荐,我觉得陪embers和wishing都不错。

【给布伦达】每一天,给你的每一封信.镜之森

凛冬要现充的季节:

亲爱的布伦达,展信佳!

这一次我有很多事想分享给你。

昨天夜晚小人们送我上来时我落脚的森林名为黑暗森林,我猜想这里离夕阳镇是很近很近的。森林里有奇怪的磁场,所以我的罗盘不起作用,我想等到太阳再次西落,然而不可思议的事再次发生了。

当第一缕余晖洒下时,黑暗森林原本黑色的枝叶在光芒的沐浴下,从树干到树叶再到每一条纤细的脉络,都变成了银色,就是那种商店里擦得锃亮的镜子一般的银色。它们互相辉映,光芒在每一片光滑的树叶上跳跃,反射交织出一条条光路,如同蜘蛛缠绕交错的网。

它们的光太盛,压得我睁不开眼,我只能眯着眼睛向西方走,可是无论怎么走,我发现自己走出树林时,地图上永远显示着我依然处于东方的大陆。

我有一种诡异的感觉,这片镜一般的森林是一面巨大的镜子,把凹凸星球东大陆的影像映照在了西方,即使我真的沿着正确的方向,我抵达的地方只是东方的倒影,永远看不到西方真正的景色。

不过想来也对,连光都不允许抵达的地方,我一介凡人又有什么资格探究?

现在我已经能隐约看见金星出现在西方的天空,我记得你最喜欢那颗星星。以前我猜测过是不是因为它是维纳斯,是异教徒眼里爱与美的神灵的化身,可总觉得这不是你的个性吧。

可自从知道极西之地关押着罪人后,我又想起关于金星另外的传说了。传说里创世神最宠爱的大天使,那个被称为拂晓明星的家伙带着三分之一的星辰坠落……他到底为什么要背叛神?他坠落后去了哪里?

我的脑子总是不够用,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啦。

光线暗下来了,我也要离开这片森林了。还有很多事想告诉你,不过也不用急。

你在路的终点,所以等我也抵达终点后……我们会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对吧?

过几天凹凸大赛会公布排名,那时就能知道其他选手的信息了。这次据说出了好几个很有趣的家伙,等我遇到后我再详细地告诉你。

ps.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的骑士很强,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