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熊

林跃然是好叉子: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4018263

翻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炕戏只能委屈大家去P站看了嘤嘤嘤

【吐槽】大学教授竟然是我死敌,答辩时要求我把昨晚上他给儿子讲的证明说一遍

千手阿颜:

 


Tag:发狗粮从小做起  世界观


午休摸鱼


……


 


木叶吐槽君,我简直对我们世界的木大绝望了!


 


我是个小有名气的编剧,为了让剧本贴近现实,我在儿子上小学后开始重新读大学,目标是读遍木大的两百个专业,我没有经济压力所以还算轻松。


目前都是很成功的,能在剧情里考据出错误常识算我输!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呢,一小部分原因是被家里两个强迫症传染了,更多的原因则是在真正了解一个行业时,才发现到处都可以藏刀啊23333


 


事实上写这个吐槽的时候我已经把生化专业读下来了,憋屈的是讲师那个眼睛@_@是我中学室友,说好的给我开后门,结果这货理所当然在答辩时候问:“都是老铁咱不整复杂的,你就把咱宿舍最常用的润滑剂成分背出来,我就给你过。”


然后我就过了……再然后我愤怒的写了一篇关于科学怪人用生化武器毁灭世界的剧本,以@_@为反派形象,果然上映后观众一边倒骂他,爽!


 


这次我报的是统计学,讲师是另一个室友⊙▽⊙。话说你们这群混账都扎堆在木大是怎样啊!


做模拟答辩的时候,⊙▽⊙让我把上周聚会他烤的羊排所用调料背下来,我掀桌而起,把这个同族一顿暴揍。


看来他们是忘记当年在宿舍里一度被我统治的恐惧了!!!


 


大概是打得比较重,通知说答辩换成了一位老教授,我顿时就有点紧张,特地把时间更改到感恩节后的第一周,就是为了可以在假期把这学期学的内容都好好复习一下。


然而答辩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神他么老教授,这熟悉的白毛,这阴险的晚娘脸,为什么我的死敌变成教授了!?


传话的同学绝对只看了个头发就群发信息了吧!


 


我忍了又忍,咬着压根问:“你要问我什么?”


死敌淡定地从我口袋里拿出一块糖放进嘴里,悠闲道:“咱们这种关系,我也不为难你。就讲讲昨天晚上我给儿子说的解释四色定理并证明五色定理吧。”


我:“……”


 


大概是我的沉默给了旁听的儿子错觉,这小子清脆地讲了一遍推论,还一脸“你好笨”的表情看着我……


我的死敌嘲讽一笑,表示答辩过了,我可以走了。


 


现在干掉这俩白毛还来得及吗?


 


热门评论:


1、等等,你和死敌生了个儿子?不对不对,先回答一下为什么要给小学生讲这种睡前故事啊!


2、为什么PO把读书说的那么简单啊!生化和统计学都要人命的难好伐,你智商多少啊QAQ


3、你们的吐槽点不对啊,明明是为了发刀好吧!这PO明显是通灵王啊!所以之前PO你说好的要开个悖论坑,最后变成了美食文???


4、为什么平行世界的PO什么都能做???老夫这个世界的PO只会杀人什么都不会!让他帮我看一下炉子都给弄炸了!他哥怎么教的!


5、……因为你们没生儿子?


6、我是原PO死敌,楼上你千万不要发展他多才多艺的基因,相信我,你会和无数读者一样被逼疯的


7、我是另一个世界的po死敌,我想说注意避孕,生子设定一旦打开就关不上了!


8、时隔多年重温通灵王稚嫩时期的吐槽……我想说,你们不知道他这些年真的拿下了木大所有学科毕业证啊!所以说PO其实是个收集癖成就党吧!


9、是的,我妈收藏了各种样式型号的按摩棒


10、……细思恐极啊,也就是说斯坎儿其实是整个演艺圈学历最高的是吗???从小就玩这种难度的推导,可怕!


 

朱迪为什么这么萌!!!:

假如火影是拍出来的...六道仙人模式幕后真相233333可能还有斑爷吊威亚hhhh

 

 

今天在b站看漫威花絮突然出来的脑洞!

林跃然是好叉子:

是的,这个系列重开了

顺便,看着小周……

我觉得,有点热………………

 

琼瑟:

欸嘿嘿要去广州那边玩几天~暂时失踪

玄零(請假ing):

【圖/周葉】頸

Summer~!!


#

 @人间闪烁  指定親脖子~

親親脖子,下一張要親哪,2樓請回答~~

說來想問問上海10月~12月有什麼全職的活動嗎,想去一趟上海跟杭州玩,順便拍個正片。_(-ω-`_)⌒)_


脸盆鸟:

原来你们直男间的友谊都是“你痛我也痛!”而不是“痛?该!让你作!”(=・ω・=)


原来你们直男间的友谊都是“你的未来我无法相让!”而不是“没事!你哥们儿也是我哥们儿,走撸串去!”(=・ω・=)


原来你们直男间的友谊都是“就算打断手脚也要把你带回去!”而不是“走就走吧,有空常和哥们儿联系别把哥们儿忘了啊!”(=・ω・=)


原来你们直男间的友谊都是“要死一起死,我们到另一个世界互相理解吧!佐助!”而不是“兄弟处不了就不处了,矫情个屁!”(=・ω・=)


原来你们直男间的友谊都是“斑是我的天启,是上天赐予我的启示。”而不是“XX是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 (=・ω・=)


原来你们直男间的友谊都是“带土是我的英雄,没了他的世界就像地狱。”而不是“XX和我是过命的交情!” (=・ω・=)


原来你们直男要和朋友打架的时候都是“小♂腹一♂紧”十分“性♂奋”的吗? (=・ω・=)


原来你们直男间的友谊都是要在七百二十集的火影里喊一千两百多次佐助吗? (=・ω・=)


嗯,看样子我身边的朋友都算不上朋友呢 (=・ω・=)
怎么着也得为我下跪挨打过呼吸才能算得上真正的朋友啊(=・ω・=)

J.K:

玩这个上瘾~
哪家套路强!↖(▔^▔)↗↖(▔^▔)↗↖(▔^▔)↗正义元气弹!

【鸣佐】对人际关系的精准定位是门高深的学问啊我说

奏一放:

* 佐助生日快乐!我赶上了!(泪


* 全员ooc、逻辑死且智商下线(其实是我智商下线QAQ),原作架空欢乐向,有微量带卡,慎入


* 私设无数,有bug请轻拍








大清早便传出消息,宇智波家小少爷宇智波佐助连夜离村出走了。




宇智波族长盘腿坐在客厅榻榻米上,抄着双臂眉头紧锁,听着隔壁传来的各种收拾行李的声响。宇智波美琴已经麻利地绑好了护腕和绑腿,正在往忍具包里收拾苦无钢丝绳等装备。


富岳终于沉不住气,声音里带着些许无奈:“美琴……”


“我去找儿子。”美琴手里动作不停,直接打断了丈夫的话,“你可以选择坐着不动,我不拦你;我现在出去找儿子,你也别拦我。”


“美琴,”富岳软下声音,希望妻子能稍微冷静下来讲道理,“我和你一样着急,但冲动行事没有用,我们得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你的小儿子不见了!”美琴终于爆发。她狠狠地把忍刀绑在身后,拉开拉门,正对丈夫喊了起来。


“母亲,”鼬进了房间,“没有任何打斗痕迹,昨晚也没听见庭院里的小白叫唤,刚刚我还注意到小白的食盆满满的。应该是佐助自己离开的,走之前还给小白添了饭。”


“这就大致可以排除佐助被强行带走的可能了。”富岳点点头,眉头却依旧没松开,“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佐助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美琴也稍稍冷静了下来,她跪坐在富岳一边,若有所思。


“可能是叛逆期吧,毕竟也十三岁了。”鼬认真地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恩,很有可能。”富岳捏着下巴严肃地点了点头,“男儿到了这时候,是要自己闯一闯的,寻找一下自我。既然这样,索性就别管了,随他自己去历练历练也好。”


“或者......”美琴出声,“佐助会不会是和鸣人那孩子吵架了?昨晚他回家时心浮气躁的……你们也知道,佐助这孩子一向懂事,唯一能让他行出格事的因素就是……”


客厅榻榻米上的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接着同时放松了表情——


“应该就是和鸣人吵架没跑了。”富岳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孩子们之间的事,我们插手也不好。”鼬也不再紧绷脊背。


“男孩子之间的情谊,就是要打打架闹一闹才更坚固。”美琴卸下了忍刀,笑了笑起身去做早餐。想想又折回来,嘱咐大儿子,“鼬,你还是放只乌鸦出去找到他,悄悄跟着。毕竟第一次离家,而且前段时间去波之国的伤也没痊愈,稍微留个心比较好。”




宇智波家的家教从斑老爷子开始就一直走偏,这样的情况也不足为奇。不一样的家教养出不一样的一族,此乃宇智波的魅力所在。




知子者,母也。美琴说得一点不错,佐助出走的原因正是与鸣人的矛盾。




四代目火影的儿子和宇智波家族的二少爷,因为两家父母交好,从小竹马竹马。看起来他俩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相互都没好脸色看,其实眼明人都瞧得出来,他们好到要穿一条裤子。


那时候挂在漩涡鸣人嘴边的话:“佐助是我的对手。”


可自从两人在小学毕业典礼上不小心当众接了个吻,就再也没听鸣人提起过“对手”这茬儿。


虽然——以当事人的说法——当时是“被石头绊倒自己的嘴巴就摔到佐助的嘴巴上了我说”,但不管怎么说,两人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见了面也不再冲动地用拳脚招呼对方,反而多了些相顾无言的尴尬。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后,两人和粉发女孩春野樱一并分到旗木卡卡西手下,组成第七班。从此卡卡西为了这几个毛孩子操碎了心,甚至有传言卡卡西之前一头靓丽的银白头发,愣是操劳成了灰白,此为后话。


总之,第七班组建了半年有余,几个人一起逮猫找人捡垃圾,日子过得岁月静好。出个远门做长期任务两个男孩都自觉领走同一间客房的钥匙,鸣人的便当里总会多出一个番茄,佐助的便当里也会多出一份鱼板。


当然了,在春野樱同学悄悄地问起卡卡西老师“他们俩其实很要好吧”的时候,鸣人和佐助还是会同时暴躁起来,异口同声:“才不是!”




漩涡鸣人同学是有些苦恼的。他之前一直把佐助当对手。


在他俩还是三四岁时,两家聚会,家长们就会夸奖佐助乖巧可爱,年纪还这么小就伶俐懂事。虽然美琴会夸自己元气活泼开朗阳光,但总觉得自己是被佐助小看的。


在幼稚园时,老师也总表扬他。比如,那时候他们每天早晨要拿着木质的玩具小苦无做一套广播体操,佐助是全班最快一个学会的,老师还夸他动作标准又好看。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佐助叫“吊车尾”。


更别提小学,自己各门课全面无死角地被佐助实力碾压。就算是两人平日里相约去抓青蛙,回到家都是佐助浑身干净清爽,他一个泥球还两手空空。


宇智波佐助,竞争对手没毛病。


可是自从那一个意外的吻之后,漩涡鸣人再想起佐助,怎么样都无法说出“对手”两个字。有哪里不对啊我说。


更何况,在波之国做任务时出了意外,佐助为了救他自己受了重伤。每每鸣人回忆起佐助浑身是血倒在自己怀中的情境,一颗心便像是在火上烤一样。而住在他内心小世界的九尾狐就会嘿嘿嘿地笑起来。问它笑什么,却不开口。只有嘿嘿嘿的声音回荡在鸣人的心房,汇聚成一只狐的欢乐海洋。


直到有一天,鸣人从卡卡西那里学会了“同伴”一词。


那天,卡卡西帅气地回头,给出一个安心的微笑,道:“我绝对不会让人欺负我的同伴。”


帅啊——


鸣人一边感叹的同时,一边悄悄瞄了一眼身边的佐助。




所以,又一次出任务时,鸣人面对突然出现的歹徒,拿出苦无把脖子上还缠着绷带的佐助护在了身后,沉声坚定道:“我绝不会让人欺负佐助的,因为他是我的同伴。”


他正准备按照流程潇洒帅气地冲上前放一个大招揍飞歹徒,却突然被人扯住了后领口——


“你说什么?”


“?”鸣人不解,“说我来保护你。”


“不是,你说我是你什么?”


“同伴呀!”湛蓝的眼睛眨巴眨巴。


“吊车尾!”佐助突然就怒了,“我才不需要你的保护!豪火球之术——”


……


总之最后就发展成两人彼此的恶斗,差点让捉到手的歹徒跑了。卡卡西和小樱把歹徒捉回来还要继续劝架,忙得不亦乐乎。




斗完这一架,佐助就趁着夜色理了理行装,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家人和村庄。


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就是被鸣人那吊车尾说成是“同伴”嘛,多大事儿。但佐助心里就是觉得膈应得厉害。他怎么就是同伴了?多普通的一个词。合着他从小陪他一起写作业抓青蛙去一乐,就是因为是同伴?他为了救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就只是同伴这个程度而已?


佐助发誓,要让鸣人为他所放出的厥词付出代价。


他要和那吊车尾划清界限。他才不是什么同伴。




走了一段路,佐助遇到了一位奇人。他说自己叫大蛇丸,是位先锋派艺术家、科学家和思想家。大蛇丸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眼睑,邀请佐助去他的实验基地。


佐助看这人邪气得很,觉得甚是有趣,但又有些警惕,不愿意贸然答应。正犹豫之际,却看鸣人带着鹿丸、宁次几个人追来了。


“佐助助助助助——”鸣人加快速度,赶到人面前,着急大叫,“我去你家找你鼬哥说你离村出走可把我急坏了不要胡闹快跟我回家!”


说着就上前伸手要扣人手腕。


佐助轻巧一让,鸣人捉了个空。


“吊车尾,我问你,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佐助一脸认真地盯着对方。


“……为什么?”鸣人一愣,“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因为你是我的同伴啦!”


佐助心里一炸,抬起戴着白色袖套的两只小手迅速结印,一个豪火球就冲着鸣人门面过去了。


这一下让佐助得了空,他心里赌气,凶狠狠地向在一旁看戏的大蛇丸表示愿意跟他去基地进行修行。


被火熏得满脸漆黑金毛乱翘的鸣人被鹿丸扶了起来。他见佐助旁边的长发陌生人启动了空间忍术,佐助跟着一起快要消失不见,急得不行,不管不顾地喊:“佐助别走啊!!!我的同伴你不能离开我!!!”


佐助看周围的空气渐渐开始波动,鸣人的身影也愈发模糊,冷笑一声:“你身边站着的不都是你的同伴么,少我一人又何妨。”


鸣人一噎,愣愣转头看向身边还扶着自己的鹿丸。


鹿丸眼神死地望天,心中五味杂陈。机敏如他,在这一刻突然就懂了佐助出走的缘由。麻烦死了,只希望当事人两只快点明白过来啊。


佐助消失了。


鸣人还被那句话噎着没回神。他心里隐隐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但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鹿丸宁次等人固然是同伴,而佐助的那句话突然点醒了他,佐助和“同伴”是不太一样的。


魂不守舍的鸣人被一众同伴拖回了木叶村。




佐助在大蛇丸的蛇窟基地呆了三年,这三年间他几乎断了所有和木叶的联系,潜心修炼,在迷茫中寻找自我。


果然,像鸣人那样每天把同伴友情挂嘴边是不行的,那是吊车尾的软弱。独立强大的力量才是王道。佐助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他要变得强大,终有一天当着鸣人的面把吊车尾全盘否定!




那边木叶村,宇智波鼬结束了一整天的四代目火影护卫任务,下班后被四代目请去居酒屋小酌。


“说起来,佐助最近怎么样?”波风水门拿起第三串烤鸡肉。


“舍弟仍在蛇窟,大蛇丸依旧每周都会秘密寄些照片和信件过来报平安。家父家母虽然想念,但从那些照片和大蛇丸的只言片语中能感受到他的成长,也是欣慰的。”


“嗯,”四代目点点头,“孩子到这年纪总会有叛逆期,确实不好管。他能跟着大蛇丸,也不坏。”


“是。”鼬给四代目面前的小杯里斟满了酒,语气温和,“但家母平日经常说,佐助当年离村,闹了一大出,给四代目和村子都添了麻烦,太过任性,很过意不去。”


“哪里的话。”水门一笑 ,“正是佐助的上进,让我家鸣人也开了窍,开始努力修行成长,变得越来越有担当了。”


居酒屋内一片融洽。


但总觉得哪里很奇怪…到底是该说你们家教有方还是各个心大啊?




说来也巧,佐助离开的第二天,水门的老师自来也暂时结束了游历,回到了木叶村。正在低落的鸣人被自来也豪情洒脱的个人魅力所吸引,步了父亲的后尘拜了师。


从此鸣人离乡,随自来也各处修炼游历,出入各大风月场所(不。




一晃三年快过去,鸣人再也不是十三岁时那个咋咋呼呼的毛孩子。他的身材变得挺拔硬朗,湛蓝的双眸也积淀出沉稳,一头金发愈加耀眼。


此时,鸣人正穿着浴衣坐在小几前,拿着笔杆琢磨着自来也的行文风格。这是他为其代笔的第三本《亲热天堂》系列。


正思考着如何雕琢文笔,自来也拎着一壶酒和几张信纸进来了。


“喏,”自来也盘腿坐下,从几张信纸里翻了翻,递给鸣人一张照片。


鸣人一看,居然是佐助。


穿着小裙、系着麻绳的佐助正抬手让一只鹰落在前臂上。


佐助助助助助——


三年未见,他日思夜想。


鸣人泪流满面,大脑一片混乱中猛地抬头:“好色仙人!你这是从哪儿搞来的!”


“我和佐助的师傅一直有联系嘛,他连着信件一并寄来的。”自来也摸摸鸣人的头,慈爱道,“这张照片就送给你了。这本《亲热天堂 3》好好写,乖~”




借着月色,鸣人躺在床上抬手描摹着照片里的人儿。


三年,你头发变长了呢,当然,依旧那么乌黑那么柔软那么好看。


三年,你稍微长胖了呢,当然,依旧那么白嫩那么清润那么好看。


三年,你穿衣风格也变了呢,当然………………这是大蛇丸审美的错。


鸣人整理了一下心情。


从前是我太幼稚太无知,什么都不懂。什么对手、什么同伴,都是我的愚蠢。现在我终于懂了,所以我更要追回你了。


想到这里鸣人突然翻身坐起。


对啊!既然自己都已经想通了,那还等什么?说到做到,现在就去追回佐助!


他给呼呼大睡的自来也留了字条,便收拾行装离开了。




而那边佐助却早已不在蛇窟。


大蛇丸和自来也多年来一直有书信往来。这件事情相比于“大蛇丸和富岳一家三年来一直有秘密书信往来”就显得不足为奇了。而这两件事,佐助一直被蒙在鼓里。


而这次,因为通灵蛇生了病,于是大蛇丸征用了和佐助更亲近的通灵鹰去给自来也送信。


胖鹰把信送到,眼见自来也拆了信就把佐助的那张写真送给了金毛小子,飞回来便巴拉巴拉跟佐助一通说。




“大蛇丸,”佐助站在蛇窟对口小山丘的高崖上,冷声道。胖鹰停在他的右臂,一人一鹰的脸上是如出一辙的冷傲孤高,“你背叛了我,我将不会再依附于你。”


他潇洒的一转身,“那么,再见了。”


不就是把你生活照给了鸣人嘛!多大事儿!大蛇丸见自己养了三年的小心肝居然能走得这么决绝,一口气愣是没提上来,倒在蛇窟大门口。一旁的药师兜赶紧手忙脚乱把他推房间挂点滴去了。




佐助一个人没晃荡几天,就在水之国边境线的一片树林里遇到了两个穿红云黑袍的人。一个浅金色长发,三句话内必有“艺术就是爆炸”;另一个带着个单孔面具,语调欢快,所有的句尾都自带“~”,一口一个“前辈”。


爆炸哥叫迪达拉,面具哥叫阿飞。他们自称隶属于“晓”。


晓是一个跨国际犯罪精英团伙,低调又神秘,人数不多,却对国际政坛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而且至今无人明确知道晓的头领是何许人也。


佐助对这个组织非常满意,觉得风格很对自己的路子,当即表示了想要加入晓的意愿。


“哎呀~~~宇智波一族一向是精英~我觉得头儿一定会同意的啦~~~”阿飞非常热情。


当天佐助就被他俩带到了晓的一个据点。


阿飞和迪达拉离开了一会儿。等他俩汇报请示完毕,回来就给佐助翻出了一件同样的黑底红云袍。


“欢迎加入无恶不作的炫酷犯罪团伙晓~”


就这样,宇智波佐助正式成为了晓的一员。




一周后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宇智波带土把面具一摘,转头就跟自家情人旗木卡卡西幽会去了。


他俩并排躺在神威空间里喘气回神的时候,聊了起来。


“说起来,那天找到佐助,我把他骗我这儿来了。你别担心。前两天我也给富岳他们送了个信报平安。”带土一边说一边搂过身边的银发青年亲了亲面颊。


“恩。”


卡卡西带了七班后就没轻松过,爱徒叛逆伤透他心。想着那几只小崽子曾经是那么可爱,可等进入叛逆期后,一个比一个野。最野的当然要属他爱人家的这远方小侄子。自从他和竹马鸣人吵了架离村出走,卡卡西每天就是操不完的心。还不容易在大蛇丸那儿安定了些日子,前些天又听说跑了。万幸的是没多久被带土找到了。


带土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把佐助忽悠进了自己的组织。晓并非犯罪组织,而是一个跨国际佣兵团。但是,炫酷的设定才能吸引正直叛逆中二期的小崽子,带土几句话,就看到小侄子眼中闪出了亮光。接下来的事就水到渠成了。


闭目养神的时候思绪飘远,过了一会儿卡卡西开口问道:“他没察觉晓的头目就是他小叔叔吧?”


“哪能给他发现呢!”带土翘着嘴角一哂,“这小崽子从小就缺这方面心眼儿,用他亲哥的话来说就是张白纸,人说什么他信什么。况且他认不出我,知道有个远方小叔叔但不清楚干嘛的长啥样。上次我见他他还被美琴抱怀里呢,放心吧。”


若是佐助发现了,指不定要生个气。原以为自己日天日地已经各种独立和强大,结果翻来翻去还是翻不出他家人和老师的手掌心。看似进了个炫酷的黑暗系组织,其实就是个佣兵团,且组织大佬就是他小叔叔,且小叔叔是他老师的爱人。每天小叔叔都会趁着幽会给恋人报备,助今天又干嘛干嘛了多吃了几碗饭依旧穿着小裙子交了几个新朋友,我管得好着呢,别担心。


“叛逆期的宇智波都这么不好管吗?”卡卡西这时候露出了柔和的微笑,抬手抚开了带土的一撮刘海。


“叛逆和中二是成为一名合格宇智波的洗礼。”带土知道卡卡西是想起了自己年少时光,又凑上去吻了吻对方。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话题又跑到了小崽子身上:“我一直没明白,一开始胖助是为什么离家来着?”


“和鸣人吵架。”卡卡西又闭上了眼睛,语气里流露着过来人的通透,“大家都看得出来,佐助从小一颗心就在鸣人身上,但鸣人在这方面又是个迟钝的傻缺。你想啊,从小就被喜欢的人发各种卡,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忍不了。”


带土陷入沉思。


“所以水门老师把鸣人丢给自来也老师了,就希望能跟自来也文豪好好学一学。”


等等跟着自带也是为了学习如何撩 妹 助?怎么家教一家比一家走偏?


带土结束了沉思,一锤定音:“这样,这两天天气也热。我明天挑个任务让小崽子去雷之国好了,北边凉快。到时候我把他定位给你,你让鸣人去找他。两孩子说清楚,就好了。”


卡卡西有点惊讶,觉得几天不见带土变得更加沉稳了。


“和解了赶紧领回木叶。助小胖饭量太大,再给他吃两天我们晓就整个揭不开锅了。”


卡卡西:“……”




就这样,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在雷之国的茫茫雪原迎来了历史性的会面。


佐助听到那熟悉的“佐助助助助助——”由远及近,他开始以为自己幻听。待到真的看清了来人,他调动起全身的查克拉。


鸣人跑近,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面前,他的目光贪恋的留恋在对方身上,直到佐助架起了须佐能乎。


“你来干什么,吊车尾。”佐助的声音比四周的白雪还要冰冷,草薙剑折射出凛冽的寒光。


“我来找你呀佐助!”鸣人唤道,“这三年我一直在修行,想要赶上你的步伐,把你追回来。”


“为什么对我如此执着?”佐助秀气的眉头紧锁。


鸣人闭起眼睛,低低一笑。接着抬眼直视对方,湛蓝的眼镜一片澄澈。他帅气地抬起右手锤了锤自己的左胸——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鸣人眼看着紫色的高达变得更加高大,紫色的查克拉暴增,向周围辐射。大片大片的雪花被带起,在空中狂乱飞舞。


金发青年没有一丝慌乱,他迎着风雪而立,脑后的黑色飘带翻飞。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他平静地继续道。


佐助看着对方眼里如海洋般深邃的蓝,突然就没了一丝力气。他对鸣人一直是没办法的。既然没办法,那就自己离开好了。佐助不发一言,垂下眼睑,收了高达转身要走。


哪知道自己的袍子被鸣人紧拽——


“别离开我,我会过呼吸的。”


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佐助改变了主意回身抽出草薙剑。


鸣人一手伸进忍具包掏啊掏。


“终于要好好干一架了么,吊车尾。”佐助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心里升起一阵恶狠狠地快慰。来吧,彻底了结好了。


可他没等到苦无,却等到了一个饱满鲜红的大番茄。


佐助:“?”


“你误解我了,佐助。”鸣人拿着那个番茄,在佐助面前单膝跪下。


佐助:“??”


“我的重点,在 ‘唯一’上。”蓝眼睛深邃得要让人沉溺进去,“小时候,我说你是对手,之后说你是同伴,我现在为此向你道歉。会那样说是因为我的懵懂和愚蠢。”


佐助艰难地转动一片雾水的脑袋,想要找出一丝清明的逻辑来应对目前的状况——说到底目前是什么状况?不管了先甩一个问题出去再说——“那你刚刚说我是你朋友是为什么?”语音语调依然高冷,很好。


这时候却见鸣人眼底闪过一丝狡黠:“那是因为我的情趣。”


佐助:“???”


鸣人趁人大脑当机,拉过对方一只软软的手,捉在自己手心里:“我说过了,我的重点一直在 ‘唯一’上。


“你是我的唯一,佐助。”


鸣人把那个番茄交到佐助的手上,“我想给你买番茄,只给你一个人买,买一辈子。”


不得不承认,鸣人没头没脑的出现,没头没脑的一段表白,冲击力过大。佐助心里沸腾着一片火热,写轮眼跑出来了也没自觉。他跟着蹲下身,跪坐在雪地里,手上的番茄像是要烧起来一般,另一只手也被人紧紧抓着。飘雪的天气里,他觉得自己脸很烫。


鸣人那边依旧不放过他。


他们俩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靠近,彼此温热的呼吸扑在脸颊上。他能数清楚鸣人浅金色的睫毛,蓝眼睛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深情热烈。


“让我为你买一辈子番茄吧,我的唯一。”


鸣人低哑深沉的嗓音让他的心猛地撞了一下。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鸣人温暖有力的双手渐渐扣紧了自己的双肩。


“好啊。”


佐助轻轻道,嘴角弯起一抹柔和的笑。


说完,微微凑上前,吻上了鸣人那两片炙热唇瓣。






END








番外 1


鸣人把佐助带回了附近的温泉旅馆。


等冷静下来之后,佐助一路上都有些气恼。


怎么莫名其妙就成这样了?说好的斩断羁绊否定鸣人孤傲走一生呢?更何况前因后果他也都没看透啊,他只是在晓里领了一个任务,然后来到雷之国,偶遇了吊车尾,吊车尾突然表白.jpg,再然后,他俩就开始处对象了?


宇智波式冷静睿智呢?


鸣人一边办住店手续,一边瞄他,看见对方站一旁默默内伤的小表情心里偷乐。他咳了两下,慢条斯理地开口:


“佐助这三年在干什么?”


佐助还在想宇智波式睿智那茬儿,没多想便回应道,“练功,吃饭,睡觉。”


“嗯嗯。”鸣人背起两人的行李往房间走,认认真真地应,低头憋住笑,接着眨巴着眼睛问到,“还养了一只鹰?”


佐助警惕起来,他想起了鸣人有一张自己的照片。


这时他们到了房间,一进门,一张双人床。


“喂——”佐助语气不善地出声。


“怎么了?”鸣人无辜的眨巴着眼睛,回头泡茶。


佐助一口气又憋了下去。


等两人面对面坐榻榻米上开始喝茶,对话才重新开始。


“佐助,你好像有些心烦意乱?”鸣人凑近,蓝眼睛依旧眨巴得很无辜。


“啊,我在想怎么莫名其妙就跟你了。”耿直的直球。


“不许反悔的。”鸣人放下茶杯,蹭到佐助身边。垂着头,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对方白嫩嫩的小手。见对方没反应,就胆子肥了起来,拉了那只手过来,整个人也靠去黑发青年的肩膀上,脑袋蹭进颈窝里。


佐助心里轻轻一叹。


哪里是莫名其妙,明明喜欢的心情一直都在,他甚至记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好像这已经融在自己的血液里一样。


“我啊,最喜欢佐助了。”鸣人玩了一会儿佐助的手,静静地开口,“喜欢的心情一直都在,好像它已经融在自己的血液里一样。”


佐助一愣。


“可能就是因为太过于理所应当,太过于自然,所以一直迟钝地没有注意到。直到你离开,我才醒悟过来。”


说到这里,鸣人撑起身子和佐助对视:“别再离开我啦,佐助。”


“真敢说啊,吊车尾。”


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柔的亲吻。






番外 2




当夜。


“佐助,我来完成你今天下午刚见到我时的愿望。”鸣人泡完澡,兴冲冲地跟靠在枕头上看卷轴的佐助说。


对方莫名其妙:“什么愿望?”


“你忘啦,你那时对我说, ‘终于要好好干一架了么,吊车尾’。”金发青年模仿得惟妙惟肖。


佐助放下卷轴,升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鸣人扑了过来——


“我来和你好好干♂一架啊我说!”






总之,四代目的儿子漩涡鸣人把宇智波家出走三年的小少爷追回了木叶。然而,富岳美琴和鼬却再也没等来小儿子佐助住回宇智波宅的一天。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QAQ 原本打算那暖音的续篇做生贺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总之,肝出了这一篇,好在是赶上了QAQ


* 再次祝佐助生日快乐!对你的爱爱爱不完~